文章图片标题

老师:升学压力明摆着 对待书面作业不宜“一刀切”

发布时间:2018-12-24 17:47 评论:0

■关注中小学生“限作业方案”

《实施方案》要求小学一、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,其他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 60 分钟,可是学生的升学压力明摆着,校方该怎么办?近日,记者走访广州市内几所学校,多数校长、老师认为,对待书面作业不宜“一刀切”。

 

观点1:“消灭”了作业 教学单一了很多

有小学校长提出,对书面家庭作业不应“一刀切”。这位校长举例说,该校的部分手工作业也有抄写的部分,比如手抄报,《实施方案》中对“书面家庭作业”似乎没有一个严格的定义,学校也有点无所适从,如果真要严格执行,校方可能就会轻易将这些涉及到抄写的作业都删除掉。这样固然小朋友在视力上的确少了很多负担,但是也让教学单一了很多。“减少一、二年级书面作业应该是一个大方向,从实际操作的层面应该再细化一下规定,学校可以更好地执行。”这位校长如是说。

 

观点2:完全不布置作业 家长会有看法

越秀区一位资深小学校长说,过去对小学生有减负要求,一、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。“不过,我觉得一、二年级完全不留作业,似乎不可能。现在各个区都强化教学质量,要求提高学生成绩,书面作业肯定会有的,但是不会多,因为有减负的要求”。

而该校一位二年级的班主任也认为,如果完全不布置书面作业,家长也会有看法。现在很多家长为孩子报读校外的学习班,而这些课外班都会布置作业。因此,如果完成书面家庭作业所需时间不多,老师还是倾向于布置作业。

“不布置书面作业不等于没有作业,因为作业可以是背诵古诗文,也可以是阅读。书面作业并不是影响视力的唯一因素,看书同样会影响,所以要保护学生的健康,还是要注意看书做作业的时间。”另一位校长如是说。

 

观点3:老师布置家庭作业要“因人而异”

“我一直认为,作业量不能简单地用时间来衡量。”番禺区南村锦绣香江小学校长练锡平告诉记者,该校一、二年级没有布置书面家庭作业,其他年级的作业量在正常情况下,学生能在1个小时内完成。

“我们学校开展过整理书包比赛,我觉得,学生的书包重量是可以减的,作业量也是可以减的,但如果单从时间上来规定也不科学。不同的孩子,有的做作业只需要半个小时,有的则要一个半小时,布置多少作业好呢?”练锡平说,要解决这个问题,还是要“因人而异”,即作业布置要个性化。

对于《实施方案》里面对考试次数的规定,练锡平表示不赞成。“温故而知新,如果不考试,老师怎么监控学生对知识的掌握程度?不考查又怎么为下一阶段的教学进行调整?”他认为,学校要做的是不公布分数,不给孩子造成压力,而不是不考试。

他介绍,该校减负一直是按照相关规定,利用好课后的个性化课堂。因为学生如果放学后早回家,很多不是看电视就是玩电子产品。而学生可以参加学校的课后校内托管,校方也鼓励家长和孩子选报一些兴趣班。

对于防控学生近视,他认为有很多方法,不一定要限制作业时间、考试次数。“我们学校从2013年开办开始,就从课室灯光方面来抓,为学生防近视。”他说。

记者了解到,该校是番禺区第一所所有课室灯光都符合卫生部标准的学校。

至于对电子产品的规定,该校的做法是,手机和平板电脑不许带入学校,而出于安全考虑,学生可以带电子手表回校,但必须放在书包里,放学后才能拿出来联系家长。“我们成年人不可避免地要接触电子产品,而孩子们出生在这个年代,完全不让他们接触也不现实。只能通过限制他们看的时间、浏览的内容。”他认为,学生们用电子产品看学校通知、安全教育视频,因为时间不长,对视力不会有太大影响。

 

视点

让孩子锻炼好身体更重要

广州教育研究院副院长、广州市政协提案委顾问傅荣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风趣地说:“现在很多青少年是‘三无人员’:无视力、无肺活量、无力气。我们培养出一个豆芽型的小孩,知识多但是身体弱,无论对社会还是对孩子自己,都是不利的。”

傅荣表示,为学生减负以及控制儿童近视率、保护学生健康是教育的基本方针。“孩子做作业很痛苦,通常是因为家长过于忧虑。在孩子的心智还没完全成熟时,让他锻炼好身体更加重要。”他认为,政策是引导全社会的,如果让全社会都这样做(减负),个别家长也就没有什么好忧虑的。

 

增加户外活动防用眼过度

中国教育部国际学校评估专家崔建社告诉新快报记者,相比起《实施方案》中一、二年级禁止布置书面家庭作业的内容,他更看重强化户外体育锻炼、接触自然、接受阳光的部分。崔建社认为,儿童近视的问题主要出在用眼过度和用眼不卫生,而用眼过度不完全是因为学校布置的书面作业。

他给记者举了一个国际教育领域的例子:在世界教育水平排前列的芬兰,一、二年级的学生也有作业,但最多需要10分钟左右就可完成。而另外一方面,学校要求学生用大量时间进行户外活动,包括观察大自然、走访社区,以及参观博物馆、科学馆等。

 

案例

布置弹性作业 保护学生视力

升学有压力,学校可以减少书面家庭作业吗?白云区中大附属外国语小学是一所以“中西合璧”国际化教育为卖点的民办学校,校长陈海淑坦言,确实有部分家长提出,学校能不能增加一些作业,但这与该校的办学理念不符。该校给孩子们确立了十大发展目标,知识渊博只是其中一个,学生还要学会关怀,掌握反思的能力等等。“小孩子在这个阶段还是一张白纸,我们不要用作业把他们‘困住’,而是要用其他方式找到他们的强项。”她说。

她举了一个例子,该校布置的作业没有“书面作业”和“非书面作业”之分,作业是根据课程设置而需要布置的。在二年级,其中一项探究课主题是“职业”,在课堂上,老师会引导学生讨论自己现在喜欢的职业和未来希望从事的职业。比如,老师会用C(颜色)W(职责)L(场景)的思维导图引导同学们完成作业 ,同学们交上来的作业就包括了用颜色概括的职业特点,自己查找资料填写职责,还有根据职责构想的场景。“从严格意义说,这项作业有书面成分,但完成时间比较弹性可控。”陈海淑称,她认同孩子的视力需要保护这一出发点,而布置弹性作业就是一个可以探索的方向。

 

“我每天布置作业不超过20个字”

荔湾区流花路小学一年级六班班主任沈丽芳说,她每天布置的作业就是让学生认真写三四个字,大部分学生能在课堂完成。

记者近日走访在这个班级,看到学生唐卓伟于12月10日写的作业是“自”“己”“衣”三个字,每个字各写三遍,再组一个词。也就是说,学生一共只写了16个字,就完成了这一天的作业。

“如果书面作业太多,学生写的时间长了,就会没耐心,要么趴下,要么坐姿不对,握笔也握不好。”沈丽芳说,她这样布置作业,开始时曾遭到不少家长质疑,要求她增加学生的作业量。“我告诉家长们,一年级要求学生以读为主,多读、会背,机械性的重复抄写不需要很多。一、二年级是学生养成习惯的时候,我更希望学生和家长能在家里进行亲子阅读,每天读书半小时。我告诉学生,如果你认真写,就不用写那么多遍;如果不认真,可能要回家重新写。”沈丽芳说,她希望学生从小养成认真写作业的习惯。



老师:升学压力明摆着 对待书面作业不宜“一刀切”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